色爸爸的快樂生活

     序

  客廳上的時鐘指向了十二點,柳真陽坐在沙發上,無意識的嚼著沒味的蘋果,

雙眼根本沒停在眼前的電視屏幕上。他不時的回頭看看身後的大門口,等著女兒

回來。

  隨著一陣鑰匙的轉動聲,女兒靚麗的身影映入柳真陽的眼簾。

  「爸,我回來了。」

  女兒剛下班,穿著一套深色的套裙,上衣裡面穿著一件真絲面料的白底黑條

的柳條襯衫,略微緊身,把女兒還沒生育過孩子的飽滿胸脯包得隱約看得清裡面

的粉色蕾絲胸罩的邊緣,下身穿著上班時必須穿的肉色長筒襪,當女兒在門口的

鞋櫃前曲著一條腿,輕輕脫下腳底的尖頭黑色高跟鞋時,柳真陽能隱約看到女兒

因為曲腿而向上緊縮的窄裙下連著肉色長筒襪蕾絲花邊的黑色吊帶。

  柳真陽的陰莖一下子的就硬了,他舔了舔嘴唇,光著腳走到女兒身後,一把

攬住女兒的細腰,嘴唇湊到女兒的耳朵旁輕聲說道:「想死我了,小寶貝。」

  女兒柳薰僵了一下,看了一眼客廳,沒看到自己母親,她臉上浮起紅暈,踮

起腳在父親的嘴唇輕啄了一下,問道:「媽呢,怎麼沒看到她?」

  柳真陽嘿嘿一笑,一把抱起女兒越發風韻的身體,走向二樓。「你媽她在廚

房忙著做飯呢,別理她,我們先做好玩的事。」

  女兒身高有一米六八,身材也算得上高挑了,但面對一米八的父親,她還是

輕輕巧巧地被父親給抱了起來。聽到父親說『好玩的事』,不用想女兒也知道等

會迎接自己的是什麼,她兩條修長的大腿不禁向內縮了縮,一雙媚出水來的眼睛

悄悄打量著父親一個星期沒見的臉,隔著薄薄的柳條襯衫,拿自己豐滿的胸部蹭

著自己父親的堅實胸膛。「小薰要父親疼。」

  女兒紅潤的嘴唇微微嘟著,像是在埋怨什麼,吐出了像是調情的話。柳真陽

的身體一下像是著了火,拿自己越發堅硬的陰莖不停的桶著女兒被深色窄裙包著

的大屁股,腳下越發快的走向自己和妻子的房間。

  「嘭。」女兒被摔在柳真陽和妻子那張三四個人也睡不滿的大床,原本整齊

的發髻有了些淩亂,幾簇頭髮散在她的額前,讓她更多了一絲嫵媚。她微扭著纖

腰,兩條絲襪腿輕輕的摩擦著,發出一種異樣的淫靡聲音。她媚笑著看著父親,

誘惑的說道:「來呀,父親,快來玩小薰啊,小薰最喜歡父親和我玩好玩的遊戲

了。」

  柳真陽很想立刻提馬上槍,可是褲子出了點問題,兩個卡口不知道為什麼就

是弄不開,他是越弄越急,越急越打不開,額頭都出汗了。

  女兒看著柳真陽的醜態,笑得越發嫵媚。

                (一)

  女兒看著自己父親為了快點把自己的陰莖解放出來忙的手忙腳亂的,感覺十

分有趣,這這讓她想起了自己小時候。那一次也是和現在差不多的情況,只不過

那次父親不是為了快點和他的親生女兒做愛,而是為了能夠小解。

  那時候父親一邊看球賽一邊喝啤酒,等到上廁所的時候卻發現新買的褲子扣

子打不開,他扭啊扭,尿意越來越急,就是打不開。這時候一雙小手伸了過來。

才十歲的女兒穿著小睡裙,挺著饅頭大小的小胸脯,小臉面對著到自己頭頂的自

己父親的襠部,一臉認真的表情,雙手輕巧的打開了父親褲子的鈕子,還順便拉

下了父親的小三角內褲——於是在尿意下半硬的父親的陰莖第一次出現在了女兒

的眼前。

  小小的女兒眨巴著眼睛看了看眼前比自己手臂還粗的漆黑陰莖,又看了看自

己下身被白色小內褲包著,微微凸起的陰唇的痕跡。她撅了撅嘴,用白嫩的小手

摸了一把粗黑的陰莖,又跑回客廳看球賽去了。

  還在廁所的父親則是很長時間沒能出來,後來他說,女兒的小手摸過後,他

完全勃起了,完全尿不出來。

  回想起小時候的趣事,在看著眼前父親和當年一樣的急躁樣子,女兒越發感

到有趣。她挑逗的看著父親,擡起一條包裹在絲襪的白嫩大腿,腳趾微曲,不停

地在父親高高突起的襠部上劃來劃去。

  父親惱火了,一把抓住女兒的絲襪腿,放到面前,一把含住了她像珍珠般小

巧嫩白的腳趾。

  「啊。」女兒不經呻吟了一聲。她感到父親的舌頭像是利劍,隔著肉色的絲

襪在自己的腳趾的縫隙間滑來滑去,粘滑的唾液滲過絲襪,在父親的舌頭下像是

潤滑液一樣,讓他在自己的腳底馳騁。

  「嗯,爸爸壞嘛,」女兒的聲音膩得像化不開的蜂蜜,「一回來就玩小薰的

腳丫子,不嫌髒。」

  「小薰的小腳最香了,特別是穿了絲襪的,更香了。」父親含著女兒的絲襪

腳趾,雙手沒閒著,沿著腳裸,一雙大手在肉色絲襪襪跟和腳趾來會撫摸,「嘶

嘶」的摩擦聲不停的在房間裡迴響。

  女兒被父親摸得有些受不了,終於幫父親打開鈕子,柔嫩的小手伸進父親的

內褲裡,握住了那根讓自己迷醉不已的大陰莖。父親動情的厲害,陰莖前端的龜

頭不停的分泌著前列腺液,透明而滑膩的液體粘著父親的陰莖和女兒的小手,女

兒的手不一會就變得滑滑的,她褪下自己父親的包皮,握住陰莖的粗大棒身,一

上一下的幫父親手淫。她的小手像是沒有骨頭一樣,熟悉父親的她恰到好處的控

制著握力,讓自己手心的肌膚能夠更多的接觸到父親陰莖,不時的還用軟軟的指

頭在父親龜頭的菱溝上猾來滑去。

  解開牢籠的陰莖急切的想要進到某個溫潤的洞穴,父親快速的解開自己和女

兒的衣服,只留下女兒的長筒肉色絲襪,粗長的陰莖頂在女兒濕潤的陰戶上,龜

頭微微翹開,頂進去了一些。

  「爸爸,快進來呀,小薰等不及了。」女兒扭著大屁股,陰戶夾著父親的陰

莖轉來轉去。

  「騷女兒,我來咯。」父親抓穩女兒的小蠻腰,腰部向後微微一收,然後一

往無前的像女兒的陰道刺了進去。

  「哦,進來了,爸爸的大棒棒進來了。」女兒咬著唇,緊閉雙眼,感受著父

親進入自己陰道後的充實感。

  女兒一直感覺自己是如此適合父親,哪怕是陰道對父親的陰莖的容納也是如

此,那種契合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天生是獻給父親的玩物。她是如此喜歡父親。

  她湊近父親的臉,獻上了自己的熱吻。她主動的把自己小小的舌頭伸到父親

口腔裡和他的舌頭纏繞,津液在兩人間傳遞著,滋滋的水聲則在下體不停傳來。

  父親不滿足於這種姿勢,他更喜歡激烈的插入女兒。他把女兒翻了過來,讓

她變成像小狗一樣趴在潔白的床單上,然後再從後面抓住女兒達到E罩杯的鐘乳,

食指和中指夾著女兒的乳尖,下身快速的侵入著。

  「啪啪啪……」女兒動情的挺動自己的臀部迎合著父親的侵犯,分泌的淫水

隨著父親抽插的速度的加快漸漸湧了出來,流到父親的陰毛上,流到自己的絲襪

上,留下一道道淫蕩的痕跡。

  父親拉起女兒的上身,陰莖抽到只剩下龜頭留在陰道里,然後再一下子完全

插了進去。

  「嗯!」女兒被這種體位拉得陰戶裡變得十分緊窄,腔內的嫩肉緊緊縮著,

緊夾著父親滾燙的陰莖,讓父親十分舒爽。父親揉著女兒的豐滿的乳房,下身拔

出,又用力的刺了進去。

  「啊……啊……爸爸……」女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聲呻吟出來。父親粗

長的陰莖塞滿了她的腔道,她能感覺到父親陰莖的上突起的一條條血管,那微微

向下彎曲的陰莖像夢幻般,不停的刺激著她的身體,蔓延至全身。從下身傳來的

巨大快感讓她身體滲出了汗液,混著父親的汗液,兩個人水淋淋的交配著。

  這對父女在二樓瘋狂的性交著,樓下的母親也終於發現了些什麼。

                (二)

  母親苗柔兒聽到了開門聲,卻沒看到女兒過來打招呼,沒過一會,一聲聲淫

媚叫床聲隱約傳來,做母親的就明白了。

  她解下圍裙,悄悄走到自己房間門口,果然看到了自己想像的一幕。

  丈夫赤著渾身肌肉的身體,從背後抱著只穿著絲襪的女兒,粗大的陰莖正一

前一後的插入女兒的陰道里,他雙手用力抓著女兒的乳房,白嫩的乳肉從指縫擠

了出來,嫣紅的乳暈散發著催情的味道,硬起來的乳尖擦著他的指頭,晃來晃去

的。

  女兒的腳趾繃得緊緊的,被絲襪包住而無法伸展開來,一雙半眯著的眼睛被

情慾溢滿,嘴唇微張,嫩紅的舌頭吐了出來。丈夫看到湊了過去,嘴巴嗞吧嗞吧

的嚼著自己女兒的舌頭。

  「爸……爸爸,要來了……」女兒似乎快被丈夫弄到了高潮。母親突然有了

個惡作劇的想法。

  「乖女兒,想要爸爸射哪裡啊?」

  「射裡面……我要爸爸射裡面……啊,要……」

  「你們是不是當我不存在啊?」母親這時候忽然推開半掩著的門,走進了房間。

  「啊,媽媽……啊!」女兒被母親的突然闖入下了一跳,臉色漲紅,陰道突

然緊縮到極致,一股陰精從體內流了出來。「啊……爸爸……媽媽……」

  父親也被嚇了一跳,感覺到女兒的緊縮,陰莖舒服極了,差一點射了出來,

但他勉強忍住了,因為老婆大人在旁邊。

  高潮後的女兒渾身泛著一種醉人的桃紅,身體軟綿綿的背靠在父親的胸膛上,

有些害羞的看著走過來的母親。她感覺到自己的陰戶內還在不停的流著淫水,滋

潤著父親的大肉棒。一想到這個,她越發感覺到害羞。

  「知道害羞了?剛回來就馬上拉著你爸跑上樓做愛,還跑到我和你爸的房間,

是不是不把我當媽了?」母親帶著調笑看著女兒和丈夫交合處流出的一大灘水,

水光滋滋的,把床單染出一大灘水漬。她走過去,在女兒陰戶和丈夫陰莖最緊密

的地方用手指沾起一點淫水,放進自己的口裡吸了進去,「真是淫蕩的女兒。」

  「媽∼」被母親撫摸的地方異常敏感,父親的陰莖在自己體內跳了一下。女

兒感到很害羞,臉紅得能滴出血來。

  父親這邊有點忍不住了,本來是可以和女兒一起高潮的,但妻子的突然到來

讓女兒瀉身了,自己這邊卻沒有滿足。他看向了自己的妻子。

  妻子和女兒有七八分像,相對於女兒,她身上那種成熟女人的韻味更加明顯。

頭上盤著個婦人的發髻,上身一件黑色的緊身薄毛衣,乳房像是兩座山峰一樣撐

起薄毛衣在開口處露出一條甚不見底的乳溝,薄毛衣下一條及膝花裙,連著黑色

的半透明褲襪,讓整個腿部顯得豐滿而又纖長,腳下沒有穿鞋子,估計是為了剛

才偷看方便,軟綿的腳掌肉貼著褲襪擠著地板,顯得十分魅惑。

  父親吞了口唾沫,從女兒裸露的乳房上分出一隻手,搭在妻子的絲襪美腿上

輕輕撫摸著,厚著臉皮說道:「老婆你害我沒射出來,要不你也上來吧?」

  母親紅了紅臉,一把拍掉父親的手,看著這對亂倫的父女,說:「你們父女

亂倫,關我什麼事,別扯上我。」說完小跑著出了房間。

  但她立刻又跑回來了,丟了一個小東西在床上,「不準射進去,射進女兒

裡面我讓你好看!」

  女兒拿著那個純黑色的避孕套,眨巴著眼睛看著,然後轉頭看自己的父親,

問道:「要戴上嗎?」

  父親看了看門口,有點不自然的摸了摸後腦勺,說:「戴上吧,幫我。」其

實他是萬分不願意戴上這東西的,因為戴上後就不能更直接的感受到女兒體內柔

軟的,感覺總是不好的。

  「嘻嘻,好久沒給爸爸戴套了,我們上次戴套是什麼時候了?」

  「嗯……一年前吧?」父親也不是很肯定,只記得那時候也是被妻子直接撞

著了,不得不戴上。

  「大棒棒,我給你穿衣服咯。」已經二十五歲的女兒在父母面前還有著極其

童真的一面,尤其當這種童真用在性上時,父親受不了這種誘惑,那種純潔混著

淫蕩的表情,讓人看著幾乎就有了射出來的慾望。

  女兒趴在床上,面對著父親還在勃起的粗大陰莖,撕開避孕套的包裝,把避

孕套放在嘴巴上,低下頭,紅潤的嘴唇對著陰莖探了下去。

  「噢……乖女兒……」父親舒服的幾乎要失去意識了。雖然多了一層避孕套,

但女兒親自用嘴棒自己戴避孕套實在是一種強烈的成就感。

  「大棒棒,舒服嗎?」女兒嫵媚的眼睛看著我,舌尖伸出頂在馬眼上一挑一

挑的。

  「舒服,太舒服了!」

  女兒親了一口父親的陰莖,嘻笑道:「那小薰要吃掉它了哦。」

  說著,女兒竟然慢慢拉起了避孕套,避孕套緊緊抱著父親粗得無以附加的陰

莖,每向上拉一點都會停頓一下,當完全把避孕套從陰莖上取下來時,避孕套和

父親的陰莖之間還連著一條透明的絲線。

  女兒把避孕套丟在床頭,修長的雙腿分開,跨在父親的堅實的腰上,纖手撫

穩父親血管突起的獰猙陰莖,把自己豐滿白嫩的臀部對準,淫浪的笑道:「戴套

套就不好吃了。」

  「你媽說要戴著……」

  女兒腰部一鬆,一屁股坐了下去,父親的陰莖貫穿她的身體,到達了最深處

的地方,讓她體會到了永遠不會厭煩的充實感,像是擁有了全世界。

  「她現在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