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助理雅雯

業務助理雅雯(1)手機情緣

晚上的西餐廳裡,雅雯和男朋友正在約會,今天是她二十三歲的生日,男朋

友特別帶她到昂貴的餐廳吃飯,雅雯為了晚上的約會,今天特別的好好打扮了一

下,其實雅雯本來就是美女,身材窈窕修長,符合身材的套裝,將她的好身材修

飾的更加完美,而緊身的窄裙,一雙美腿配合上尖頭的紫色高跟鞋,更將美女的

魔力發揮到最高點。

雅雯是一家跨國公司的業務助理,大學畢業後就在這家公司任職,因為外語

能力不錯,人又長得漂亮,雖然反應慢了點,但還算稱職,平常接接客戶電話,

打些報告,工作也蠻輕鬆的,他的男朋友是大學時代就認識的,現在還在新竹念

博士班。難得兩人有機會見面,雅雯也著意的打扮了一番。

雅雯和男朋友沈浸在浪漫的氣氛中,談談說說十分愉快,餐廳裡的人也都不

自禁的多看她兩眼。吃完飯,兩人雖然還有點意猶未盡,可是因為雅雯家裡管得

嚴,男朋友也只好送雅雯回家去。

雅雯回到了家,才發現自己的皮包不見了,她以為是掉在男友的車上,就打

電話給男友,可是男友說並沒有看到她的皮包,雅雯又打電話到西餐廳去問,西

餐廳的人也說沒發現,雅雯心想自己真倒楣,皮包裡有新買的手機,還有證件和

錢,她尤其心疼那隻新手機。

「真希望會有善心人士送還給我。」雖然希望渺茫,不過因為皮包裡自己的

名片,雅雯還是抱著一絲絲的希望。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時候,雅雯接到一通電話,是一個陌生的中年女人聲音。

「請問,林雅雯小姐在嗎?」

「我是,請問您有什麼事嗎?」雅雯用她甜美的聲音回答。

「哦,是這樣啦,請問妳是不是掉了一個皮包?」中年女人問著。

雅雯喜出望外,沒想到真的遇上善心人士,而且進一步詢問,皮包裡的東西

居然什麼都沒有少。雅雯連忙道謝,雙方於是談到如何把皮包還給雅雯的事。

中年女人說:「是這樣啦,我腳不方便,不然妳晚上到我家來拿好了。」

雅雯下了班,本想和男朋友一起去的,可是男朋友晚上要和教授開會,於是

只好自己去拿了。她按著地址,找到一棟在士林夜市附近的舊公寓,對方住在五

樓,她按了電鈴,應聲的卻是一個中年男人,雅雯說明來意後,那中年男人卻說

她老婆正在洗澡,請雅雯上樓坐一下,喝個茶。由於對方語氣很有禮貌,雅雯也

不疑有他,就進去了。

走到五樓,鐵門卻是關著的,雅雯站在門口看了一下,一個中年男人過來開

門,請雅雯進去,雅雯進了門,男人還拿拖鞋給她,然後把門關上。客廳佈置很

簡單,桌上放著茶具,原來男人喜歡泡茶。那男人自稱叫阿海,招呼了雅雯坐下

後,就倒了一杯茶給雅雯喝,兩人坐在客廳裡閒聊,男人問雅雯年紀多大啦,在

哪裡工作之類的。雅雯也隨便應付著,可是她卻感覺那叫阿海的男人雖然臉上掛

著笑容,可是眼睛卻不停往自己身上打量著。

「你太太呢?還沒洗好澡嗎?」雅雯問著。

阿海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變得猙獰起來,回說:「我沒有太太,今天晚上

妳就陪陪我吧。」

雅雯嚇了一跳,站起身來想逃跑,可是阿海撲到她的身上,把她壓在沙發上

面,雅雯想用手推開男人,可是阿海力氣很大,雅雯根本掙不脫,掙扎的力氣越

來越小,阿海用虎口杈住雅雯細嫩的脖子,雅雯很害怕被他掐死,瞪大眼睛瞧著

阿海,眼睛裡滿是驚慌可憐的神情。

「妳乖乖聽話,給我幹一次就好,不用怕!」阿海說,他跨坐在雅雯身上,

把雅雯的襯衫脫掉,又扯掉她的胸罩,露出兩顆渾圓的乳房來。阿海用手拍著雅

雯的奶子,一邊說:「嘖!咪咪很大哦!」接著就趴下去,舔起雅雯的乳房來,

雅雯心裡雖然百般不願意,可是這時候卻因為恐懼而不敢反抗,溼滑的舌頭舔上

來,雅雯只覺得噁心。

阿海用舌尖挑逗著雅雯的乳頭,緩緩的繞著圈圈,從四周舔向中間桃紅色的

乳頭,一手按住雅雯的另一只奶子揉弄著,另一手卻慢慢的解開雅雯的窄裙,在

她光滑的背部撫摸著,老練而溫柔的手法和他蠻橫的長相完全不同。雅雯被這樣

的刺激弄得呼吸漸重,可是卻不敢哼出聲來,在阿海脫去她的窄裙時,她還配合

的擡了擡身子,讓阿海脫得順利些。在幾分鐘的時間裡,阿海已經把雅雯的套裝

丟到茶幾上,露出她雪白光滑的身體。阿海挺起腰身,也脫掉自己的汗衫,露出

糾結的肌肉和滿胸的黑毛,雅雯看到阿海身上的肌肉和滿身的刺青,更加害怕。

「乖!不要怕,一次而已,我會弄得妳很舒服的。」阿海在雅雯的耳邊輕聲

說:「不過妳要是不乖,別怪妳爺爺我不疼妳。」他半威脅半挑逗的語氣,讓雅

雯的態度更加軟化。她閉上了眼,心裡想著:「忍耐,忍耐!」希望整件事可以

很快就過去。

阿海的舌頭舔上了雅雯的耳殼,他撥開了雅雯的長髮,仔仔細細的舔起來,

那是雅雯的敏感處,她的身體略略顫抖了起來,輕聲的叫著:「不要!不要弄那

裡。」當然阿海是不可能理會這種抗議的。兩人的身體緊緊相貼,阿海堅實的胸

肌緊緊壓著雅雯的乳房,那濃密的胸毛扎在雅雯敏感的乳頭上,更加刺激著雅雯

的性慾。雅雯夾得緊緊的腿也越來越無力。

「妳這裡很敏感哦,讓我看看另外一邊。」阿海在雅雯的左耳舔了快十分鐘

後,扳過雅雯的頭,換另外一邊去舔,這時候雅雯已經被逗得快受不了了,可是

阿海還是繼續在逗弄她,阿海靈巧的舌尖在雅雯敏感的耳內攪動著,他的舌頭力

道恰到好處,雅雯忍不住拼命甩頭想逃開,可是阿海固定住她的頭,逼她接受挑

逗。同時阿海也扭動著身體,把自己的身體在雅雯細嫩光滑的身體上摩擦著,讓

雅雯的全身都感受到阿海的刺激。

「啊!受不了了。」雅雯說。阿海又在右耳舔了許久,雅雯全身都發熱了。

阿海已經慢慢逗了很久,雅雯全身都發熱起來,呼吸幾乎成了喘息,阿海的唾液

把雅雯的臉都弄溼了,雅雯鼻中盡是阿海唾液的臭味,那是長期嚼檳榔、抽煙弄

來的噁心味道。雖然如此阿海的技巧仍舊令雅雯難以抵擋。

阿海的手慢慢的伸到雅雯的雙腿之間,指頭伸入了已經溼滑的肉縫中,雅雯

這時候才發現阿海的動作,想重新夾緊大腿,卻已經太慢了,阿海已經把指頭按

上了雅雯的陰核,雅雯喘息著說:「不要,不要!」

阿海淫笑,一邊用手指在雅雯的陰核上搓弄,一邊在雅雯的耳邊說:「溼成

這個樣子還說不要,放輕鬆,不過就給我幹一次而已嘛。」

「真的,就一次而已?」雅雯發出疑問。

「真的啦,呆會我就把東西還妳,我以後也不會去找妳,大家高興一下,不

用怕嘛。」阿海說。

這時雅雯在阿海的數路進攻之下,身體的防線和心理的防線都已經崩潰,而

且陰核上陣陣酥麻酸癢的感覺,更讓她無法抗拒。阿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