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秦後記番外篇之紀嫣然的綺念

作者:可疑的一九七六(kid1976)作者:可疑的一九七六(kid1976)

對著銅鏡中的倒像,雙手輕輕的撫摸細緻地肌膚,看著銅鏡中讓無數王宮貴胄的絕世容顏,姣好嬌柔的身姿,心下不由的覺得不服氣。對著銅鏡中的倒像,雙手輕輕的撫摸細致地肌膚,看著銅鏡中讓無數王宮貴胄的絕世容顏,姣好嬌柔的身姿,心下不由的覺得不服氣。

『可惡的滕翼,居然和致致在我面前做出了那樣的事情,居然還讓我為他保密,哼,等找到少龍我一定要將他的惡行揭發,還有致致明知道我就在一旁,還曲意的奉承迎合滕意的姦淫。 『可惡的滕翼,居然和致致在我面前做出了那樣的事情,居然還讓我為他保密,哼,等找到少龍我一定要將他的惡行揭發,還有致致明知道我就在一旁,還曲意的奉承迎合滕意的奸淫。 看致致今天被滕翼肏的好像很爽的樣子,讓我的小屄也不由的濕了起來,可惡的滕翼,人家已經放下身段要任他糟蹋了,他居然……不行,我是少龍的妻子,怎麼能像致致一樣受不了滕翼的誘惑,我是愛少龍的,在魏國那麼多的寂寞日子我都可以一個人過了,可是,少龍你到底在哪,你再不回來,嫣然好想你啊。看致致今天被滕翼肏的好像很爽的樣子,讓我的小屄也不由的濕了起來,可惡的滕翼,人家已經放下身段要任他糟蹋了,他居然……不行,我是少龍的妻子,怎麼能像致致一樣受不了滕翼的誘惑,我是愛少龍的,在魏國那麼多的寂寞日子我都可以一個人過了,可是,少龍你到底在哪,你再不回來,嫣然好想你啊。 』 』

腦中浮現往日和項少龍纏綿恩愛的景像,雙手不自禁的覆在胸前雙乳揉搓,影像不斷變換;在大梁鄒衍的密室躲避信陵君時兩人的肌膚緊密相貼廝磨、在邯鄲時閣樓裡的傾情縱愛、項少龍帶著人皮面具裝扮董馬痴的姦淫……最後浮現滕翼扶住趙致細腰姦淫的畫面,滕翼粗長的雞巴一下一下重重的撞擊趙致青春健美的身軀,趙致歡愉的神情。腦中浮現往日和項少龍纏綿恩愛的景像,雙手不自禁的覆在胸前雙乳揉搓,影像不斷變換;在大梁鄒衍的密室躲避信陵君時兩人的肌膚緊密相貼廝磨、在邯鄲時閣樓裡的傾情縱愛、項少龍帶著人皮面具裝扮董馬痴的奸淫……最後浮現滕翼扶住趙致細腰奸淫的畫面,滕翼粗長的雞巴一下一下重重的撞擊趙致青春健美的身軀,趙致歡愉的神情。

『不,我一定要克制,不能在想了。 『不,我一定要克制,不能在想了。 』匆匆穿上衣衫,來到書房拿起書卷,努力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匆匆穿上衣衫,來到書房拿起書卷,努力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但越是不想想起,那畫面越是清晰難忘,就這樣輾轉難眠,直到天將發白才沉沉睡去。但越是不想想起,那畫面越是清晰難忘,就這樣輾轉難眠,直到天將發白才沉沉睡去。

*****     *****     ***** ***** ***** *****

『可惡,滕翼和致致這對奸夫淫婦,在別人面前總是保持距離,為何在我面前就肆無忌憚,居然……嗯∼滕翼的雞巴好大,如果……嗯∼想想小屄都濕了……該死,我怎麼能有這樣的念頭,我是項少龍的妻子,要為少龍守身如玉。 『可惡,滕翼和致致這對奸夫淫婦,在別人面前總是保持距離,為何在我面前就肆無忌憚,居然……嗯∼滕翼的雞巴好大,如果……嗯∼想想小屄都濕了……該死,我怎麼能有這樣的念頭,我是項少龍的妻子,要為少龍守身如玉。 不能被他們影響,哼,想誘惑我。不能被他們影響,哼,想誘惑我。 』 』

『天啊! 『天啊! 他們居然就在大廳上就肏了起來,蘭蘭還在一旁吸吮致致的乳頭,啊,這麼粗的雞巴居然都插進屁眼裡,致致不會痛嗎?他們居然就在大廳上就肏了起來,蘭蘭還在一旁吸吮致致的乳頭,啊,這麼粗的雞巴居然都插進屁眼裡,致致不會痛嗎? 看致致的神情,好像很爽,喔∼小屄好癢喔!看致致的神情,好像很爽,喔∼小屄好癢喔! 好想要讓大雞巴肏啊,如果滕翼的雞巴肏進我的屁眼,嗯∼』好想要讓大雞巴肏啊,如果滕翼的雞巴肏進我的屁眼,嗯∼』

『該死! 『該死! 他們倆人怎麼就無視我的存在,旁若無人的調情做愛,不行,再這樣下去我會受不了的,我一定要想辦法不和他們再單獨相處了。他們倆人怎麼就無視我的存在,旁若無人的調情做愛,不行,再這樣下去我會受不了的,我一定要想辦法不和他們再單獨相處了。 嗯∼對了廷芳和小貞、小鳳不是被接回主宅住了嗎?嗯∼對了廷芳和小貞、小鳳不是被接回主宅住了嗎? 我去找她們,我就不相信我和廷芳她們在一起,你們還敢亂來。我去找她們,我就不相信我和廷芳她們在一起,你們還敢亂來。 』 』

*****     *****     ***** ***** ***** *****

『奇怪! 『奇怪! 廷芳和小貞、小鳳怎麼都不在房裡。廷芳和小貞、小鳳怎麼都不在房裡。 嗯∼四下找找,說不定能找到她們,總比回去還要看到滕翼兩人做愛好。嗯∼四下找找,說不定能找到她們,總比回去還要看到滕翼兩人做愛好。 』 』

四下亂逛來到大廳,仍是空無一人,剛想轉身離去。四下亂逛來到大廳,仍是空無一人,剛想轉身離去。

『咦? 『咦? ! ! 這不是寶兒嗎?這不是寶兒嗎? 他怎麼會拉著滕翼一起來的。他怎麼會拉著滕翼一起來的。 』看到滕翼,眼神不由自主的往他跨下看去。 』看到滕翼,眼神不由自主的往他跨下看去。

『嗯? 『嗯? 寶兒知道廷芳她們的去處?寶兒知道廷芳她們的去處? ! ! 』跟著寶兒來道一間密室。 』跟著寶兒來道一間密室。

『咦? 『咦? ! ! 呂不韋和管仲邪怎麼會在這,嗯∼那舞劍的女子是誰,看身形不似烏家的人呀。呂不韋和管仲邪怎麼會在這,嗯∼那舞劍的女子是誰,看身形不似烏家的人呀。 』 』

『該死的烏應元,居然用廷芳她們來攏絡呂不韋她們,嗯∼不過管仲邪的雞巴跟滕翼的一樣粗長。 『該死的烏應元,居然用廷芳她們來攏絡呂不韋她們,嗯∼不過管仲邪的雞巴跟滕翼的一樣粗長。 啊∼看廷芳好像很享受的樣子,我也好想要啊,哦∼小屄又溼了。啊∼看廷芳好像很享受的樣子,我也好想要啊,哦∼小屄又濕了。 嗯∼滕翼有反應了,他的雞巴摸起來好大啊!嗯∼滕翼有反應了,他的雞巴摸起來好大啊! 喔∼他的手在摸我的屁股了,嗚∼不行,受不了了,我要大雞巴,不管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要讓滕翼的大雞巴肏我的小屄。喔∼他的手在摸我的屁股了,嗚∼不行,受不了了,我要大雞巴,不管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要讓滕翼的大雞巴肏我的小屄。 』 』

輕輕的在滕翼的耳邊說道:「二哥的雞巴是不是和那管中邪一樣強?」輕輕的在滕翼的耳邊說道:「二哥的雞巴是不是和那管中邪一樣強?」

「嫣然想知道的話,等下隨我回去試試不就行了。擔保嫣然會愈罷不休。」顯然滕翼一直沒放棄想肏我的念頭,不過想到等一下就會被他的大雞巴……嗯∼ 「嫣然想知道的話,等下隨我回去試試不就行了。擔保嫣然會愈罷不休。」顯然滕翼一直沒放棄想肏我的念頭,不過想到等一下就會被他的大雞巴… …嗯∼

『咦? 『咦? ! ! 寶兒和致致?寶兒和致致? ! ! 沒想到致致除了和滕翼外,居然還和寶兒……天啊?沒想到致致除了和滕翼外,居然還和寶兒……天啊? ! !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 ! 難道等一下我也……」難道等一下我也……」

*****     *****     ***** ***** ***** *****

『咦? 『咦? ! ! 小俊和烏果怎麼也在這裡,致致怎麼……該死,難道等一下我要讓他們四個……不行,說什麼也不行。小俊和烏果怎麼也在這裡,致致怎麼……該死,難道等一下我要讓他們四個……不行,說什麼也不行。 』轉身就要離去時,卻被滕翼的大手攔腰抱在懷裡。 』轉身就要離去時,卻被滕翼的大手攔腰抱在懷裡。

『哦∼不要,嗯∼身體怎麼就不聽使喚了。 『哦∼不要,嗯∼身體怎麼就不聽使喚了。 不行,寶兒我是你的姨娘啊!不行,寶兒我是你的姨娘啊! 不要脫我的衣服,喔∼這個姿勢,這個姿勢真是太羞人了。不要脫我的衣服,喔∼這個姿勢,這個姿勢真是太羞人了。 啊∼不行了,要洩了,哦∼洩了。啊∼不行了,要泄了,哦∼泄了。 啊∼啊∼∼啊∼∼∼』啊∼啊∼∼啊∼∼∼』

『可惡! 『可惡! 寶兒怎麼可以這麼說話,嗯∼不過剛剛只是用舌頭舔我就……如果是雞巴插進來……嗯∼』寶兒怎麼可以這麼說話,嗯∼不過剛剛只是用舌頭舔我就……如果是雞巴插進來……嗯∼』

『嘻嘻∼寶兒真可愛,提著還軟趴趴的雞巴就想肏我,嗯∼看來寶兒還是童子雞,沒有經驗,嗯∼讓我這做姨娘地來教你吧! 『嘻嘻∼寶兒真可愛,提著還軟趴趴的雞巴就想肏我,嗯∼看來寶兒還是童子雞,沒有經驗,嗯∼讓我這做姨娘地來教你吧! 哦∼一想到寶兒的童子雞巴等一下就要肏進我的小屄。哦∼一想到寶兒的童子雞巴等一下就要肏進我的小屄。 喔∼∼』喔∼∼』

「寶兒莫急,這樣你是沒辦法肏姨娘的小屄,來,姨娘幫你。」握住項寶兒的小雞巴輕輕套動幾下,見項寶兒的雞巴慢慢的勃起後,張開檀口將項寶兒的雞巴含進嘴裡,細心的吸吮起來。 「寶兒莫急,這樣你是沒辦法肏姨娘的小屄,來,姨娘幫你。」握住項寶兒的小雞巴輕輕套動幾下,見項寶兒的雞巴慢慢的勃起後,張開檀口將項寶兒的雞巴含進嘴裡,細心的吸吮起來。

『嗯∼寶兒果然是童子,雞巴一點腥味都沒有。 『嗯∼寶兒果然是童子,雞巴一點腥味都沒有。 哦∼沒想到寶兒小小的年紀,雞巴居然這麼大,嗚∼好好吃,咕嚕∼童子精的味道真好。哦∼沒想到寶兒小小的年紀,雞巴居然這麼大,嗚∼好好吃,咕嚕∼童子精的味道真好。 』 』

『哦∼真充實,終於讓雞巴肏進我的小屄了,嗯∼好爽啊,沒想到寶兒的雞巴這粗長,以後不知道會有多少女孩子愛上他的這隻雞巴,啊∼好久沒被雞巴肏了,好爽啊,不行,又要高潮了。 『哦∼真充實,終於讓雞巴肏進我的小屄了,嗯∼好爽啊,沒想到寶兒的雞巴這粗長,以後不知道會有多少女孩子愛上他的這只雞巴,啊∼好久沒被雞巴肏了,好爽啊,不行,又要高潮了。 阿呀∼∼」阿呀∼∼」

*****     *****     ***** ***** ***** *****

『可惡的小俊,居然這麼逗我,哦∼磨的我小屄又癢了,倒是快點插進來啊,不要在逗我了,可惡,哼,看我的厲害……』屁股猛地往後一靠,將荊俊的雞巴套入小屄中。 『可惡的小俊,居然這麼逗我,哦∼磨的我小屄又癢了,倒是快點插進來啊,不要在逗我了,可惡,哼,看我的厲害……』屁股猛地往後一靠,將荊俊的雞巴套入小屄中。

『啊∼還是讓雞巴肏進小屄的感覺爽,哼,剛才那樣逗我,如果今天你不能滿意,哼哼……』 『啊∼還是讓雞巴肏進小屄的感覺爽,哼,剛才那樣逗我,如果今天你不能滿意,哼哼……』

『喔∼怎麼? 『喔∼怎麼? ! ! 這麼羞人的姿勢,哦∼小屄被雞巴肏的情形都被人看到了,好羞人啊!這麼羞人的姿勢,哦∼小屄被雞巴肏的情形都被人看到了,好羞人啊! 不過,怎麼身體有一種奇怪的快感呢?不過,怎麼身體有一種奇怪的快感呢? 』 』

『嗯∼小屄被雞巴肏的感覺就這樣的好了,如果讓雞巴肏進屁眼,或者……嗯∼好期待啊∼不行了∼光是想想就讓我慾火叢生∼不管了∼今天決定讓他們將我的身體玩遍∼∼受不了了∼今後我也要像致致一樣,讓他們隨意地在我身上發洩∼』順勢將身體往前一靠,讓荊俊挫手不及,雞巴已經抽了出來,我回頭捉狹的對荊俊眨了眨眼,將滕翼推倒在地上,一手扶著雞巴,坐了下去,然後上身前傾,趴伏在滕翼身上,雙手往後將雪白的雙臀一分,回首對著荊俊媚聲說道:「小俊,來肏嫣然的後庭,今晚嫣然全身屬於你們的,不用疼惜嫣然,狠狠的肏吧!將你們的精液全都射進嫣然的嘴裡、小屄裡還有屁眼∼∼哦∼∼∼」 『嗯∼小屄被雞巴肏的感覺就這樣的好了,如果讓雞巴肏進屁眼,或者……嗯∼好期待啊∼不行了∼光是想想就讓我欲火叢生∼不管了∼今天決定讓他們將我的身體玩遍∼∼受不了了∼今後我也要像致致一樣,讓他們隨意地在我身上發泄∼』順勢將身體往前一靠,讓荊俊挫手不及,雞巴已經抽了出來,我回頭捉狹的對荊俊眨了眨眼,將滕翼推倒在地上,一手扶著雞巴,坐了下去,然後上身前傾,趴伏在滕翼身上,雙手往後將雪白的雙臀一分,回首對著荊俊媚聲說道:「小俊,來肏嫣然的後庭,今晚嫣然全身屬於你們的,不用疼惜嫣然,狠狠的肏吧!將你們的精液全都射進嫣然的嘴裡、小屄裡還有屁眼∼∼哦∼∼∼」

『哦∼不行了∼∼這是第幾次的高潮∼讓三個人同時肏,真的感覺好爽啊∼啊∼∼我不行了∼喔∼啊∼啊∼∼啊∼∼∼』在最後一次高潮來臨,雙眼一黑,我失去了意識,爽的暈了過去………… 『哦∼不行了∼∼這是第幾次的高潮∼讓三個人同時肏,真的感覺好爽啊∼啊∼∼我不行了∼喔∼啊∼啊∼∼啊∼∼∼』在最後一次高潮來臨,雙眼一黑,我失去了意識,爽的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