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蜘蛛

紅蜘蛛
作者:石硯

(一)刑事檔案

麻醉搶劫案首犯程曉豔,女,二十三歲,未婚,身高1.65米,體重50
公斤。1998年七月至2000年五月間,夥同同案犯劉茗,多次利用麻醉飲
料實施搶劫,涉案金額人民幣四百七十余萬元。經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
庭審理,裁定該犯犯搶劫罪和非法使用麻醉品罪,判處死刑。經浙江省高級人民
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刑。

麻醉搶劫案主犯劉茗,女,二十四歲,未婚,身高1.67米,體重51公
斤。1998年七月至2000年五月間,夥同同案犯程曉豔,多次利用麻醉飲
料實施搶劫,涉案金額人民幣四百七十余萬元。經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
庭審理,裁定該犯犯搶劫罪和非法使用麻醉品罪,判處死刑。經浙江省高級人民
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刑。

麻醉搶劫案致死犯王闵,女,二十二歲,未婚,身高1.62米,體重46
公斤。2000年3月11日,在杭州開往南昌的火車上,利用麻醉飲料對律師
王某實施搶劫。因王某對所服麻醉劑過敏,王闵對被害人又未采取積極措施搶救,
造成王某因嚴重腎衰竭死亡。經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裁定該犯
犯搶劫罪,非法使用麻醉劑並致人死亡罪,判處死刑。經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核
準,決定執行死刑。

盜竊慣犯董銀燕,女,二十三歲,未婚,身高1.63米,體重45公斤。
該犯於1996年到1999年間,多次在北京各高級賓館飯店對外賓的客房進
行撬竊,涉案金額達一百四十余萬元人民幣。經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
審理,認定該犯盜竊罪成立,判處死刑。經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
死刑。

毀容殺人犯趙婷,女,二十歲,未婚,身高1.67米,體重52公斤。該
犯捕前系武漢水運工程學院學生,因與同宿舍的同學劉某同時追求一名男同學産
生矛盾,於1999年十月二十七日晚,以談判爲名將劉某騙至學院西牆外的樹
林中,用事先準備好的濃硫酸將劉某毀容,之后,趙犯不僅未積極采取搶救措施,
反而用磚頭猛擊劉某頭部致死。經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裁定趙
婷犯故意傷害罪和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經武漢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
行死刑。

殺人棄屍案首犯郝銘貞,女,二十四歲,未婚,身高1.63米,體重42
公斤。該犯捕前系深圳市玫瑰別墅售樓處業務員,先以得到玫瑰別墅136號爲
條件與港商黃某非法同居,后又與港商劉某同居被發現,郝犯即與劉某合謀將黃
某殺死,並將屍體肢解后抛棄。經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裁定該
犯故意殺人與抛棄屍體罪成立,判處死刑。經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
行死刑。

綁架殺人案主首犯米蘭,女,二十五歲,未婚,身高1.64米,體重46
公斤。該犯於1999年四月和十月間,夥同同案犯張周蘭,利用麻醉劑分別綁
架個體公司經理張某和戚某,敲詐勒索人民幣五十余萬元,錢到手后又將張某和
戚某用繩子勒死滅口。經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裁定該犯綁架勒
索罪和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死刑。經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刑。

綁架殺人案主犯張周蘭,女,二十歲,未婚,身高1.63米,體重42公
斤。該犯於1999年四月和十月間,夥同同案犯米蘭,利用麻醉劑分別綁架個
體公司經理張某和戚某,敲詐勒索人民幣五十余萬元,錢到手后又將張某和戚某
用繩子勒死滅口。經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裁定該犯綁架勒索罪
和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死刑。經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刑。

販毒案首犯吳芳芳,女,二十四歲,已婚,身高1.63米,體重45公斤。
該犯於1998年至2000年間,多次販賣海洛因達二百余克,並參與駕車搶
劫多起。經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該犯販賣與私藏毒品罪、搶劫
罪成立,判處死刑。經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刑。

販毒案主犯林玉潔,女,二十七歲,已婚,身高1.60米,體重45公斤。
該犯於1998年至2000年間,多次販賣海洛因達一百六十余克。經上海市
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該犯販賣與私藏毒品罪成立,判處死刑。經上海
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刑。

入室搶劫殺人案首犯陳蓮紅,女,二十四歲,未婚,身高1.66米,體重
50公斤。於2000年3月19日,夥同同案犯鍾雪、孟燕和周潔,撬門進入
盧灣區一王姓居民家中搶劫,將正在家中的事主周某(女,60歲)及其孫子
(十二歲)、孫女(十歲)殺死,經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認定
該犯搶劫罪和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死刑。經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
行死刑。

入室搶劫殺人案主犯鍾雪,女,二十一歲,未婚,身高1.63米,體重4
4公斤。於2000年3月19日,夥同同案犯陳蓮紅、孟燕和周潔,撬門進入
盧灣區一王姓居民家中搶劫,將正在家中的事主周某(女,60歲)及其孫子
(十二歲)、孫女(十歲)殺死,經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認定
該犯搶劫罪和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死刑。經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
行死刑。

入室搶劫殺人案主犯孟燕,女,二十三歲,已婚,身高1.60米,體重4
3公斤。於2000年3月19日,夥同同案犯陳蓮紅、鍾雪和周潔,撬門進入
盧灣區一王姓居民家中搶劫,將正在家中的事主周某(女,60歲)及其孫子
(十二歲)、孫女(十歲)殺死,經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認定
該犯搶劫罪和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死刑。經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
行死刑。

入室搶劫殺人案主犯周潔,女,二十歲,未婚,身高1.62米,體重45
公斤。於2000年3月19日,夥同同案犯陳蓮紅、鍾雪和孟燕,撬門進入盧
灣區一王姓居民家中搶劫,將正在家中的事主周某(女,60歲)及其孫子(十
二歲)、孫女(十歲)殺死,經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認定該犯
搶劫罪和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死刑。經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
刑。

入室搶劫殺人案首犯葉曉蕾,女,三十二歲,已婚,身高1.64米,體重
50公斤。該犯因欠下巨額賭債,遂於1999年5月11日,夥同同案犯王軍,
竄入牌友高某(女)家中實施搶劫,用刀將高某刺傷后,又用尼龍襪將高某勒死。
經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認定該犯搶劫罪和故意殺人罪成立,判
處死刑。經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刑。

殺人碎屍案首犯周倩,女,二十二歲,未婚,身高1.63米,體重45公
斤。捕前系白玫瑰歌舞廳坐台小姐,爲非法獲取同一歌舞廳的小姐李玫的五萬元
存款,以請客爲名將李玫和與其同住的另一小姐龍芳誘到自己的住處,用繩子捆
綁后勒死。經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理,該犯綁架罪、搶劫罪、故意
殺人罪和抛棄屍體罪成立,判處死刑。經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核準,決定執行死
刑。

 (二)選擇

(1)

1999年11月4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的一個拘留所內,七名帶著鐐铐
的年輕女犯正分別坐在各自的單人牢房中,同律師討論她們的死刑執行問題。她
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過了一審判決后的恐懼期,早已猜到上訴的結果,所以才能夠
平靜地談論死的問題。

葉曉蕾是一個三十二歲的少婦,無論相貌還是身材都堪稱上選,可惜太愛打
麻將,而且一輸就是二十多萬,於是起了不良之心。她勾結情夫入室殘殺了女牌
友吳某,並將財物洗劫一空。如今,東窗事發,她知道自己是絕對沒有可能活著
出去的。法庭爲她指定的張律師是個四十來歲的男子,非常和氣,葉曉蕾很信任
他。

“后天執行,你準備好了嗎?”張律師問。

“人一死,什麽都不是你的了,還有什麽可準備的。”她苦笑著說。

“想換換衣服嗎?”她身上穿的是被捕時所穿的一件薄連衣裙,入獄十多天
沒換過了,已經有些發臭。

“嗯,行吧,我有一件白色的短款連衣裙,麻煩你幫我取來吧,也是,總得
干干淨淨地去死。”

“不會太短嗎?倒在地上會有些不太妥當吧?”

“是很短。”聽出張律師話中的意思,她的臉有些發紅:“不過,我也不是
沒經曆過的小女孩兒,死了以后能讓男人多看幾眼不是挺好嗎?”

“哦。”張律師反而覺得有些不太自在:“還有別的需要嗎?”

“沒有了。”

“好吧。”

“哎,張律師。”

“什麽?”

“會很痛嗎?”

“一顆子彈打到身體里,你想會舒服嗎?馬上所里會給你們放以前行刑的錄
像,你就知道了。”

死刑犯的待遇是非常好的,不光吃好穿好,牢房的設備也非常齊全,衛生間、
空調、電視什麽都有,所以錄像可以直接在自已的囚室中收看。

錄像是四川拍的,記錄的是一個差一點兒就揚名全國的電影女星魏秋玲被槍
決的整個過程。那女人二十四、五歲左右年紀,高高的個子,非常漂亮,而且有
一種普通女人所沒有的高雅氣質。她上身穿一件貼身的短款牛仔服,露著腰間一
掌寬的如雪肌膚和扁平腹部的長形臍部,下面的牛仔短裙緊裹著渾圓的臀部,腳
穿一雙白色的長筒高跟皮靴。既然是執行死刑,自然少不得五花大綁,把上半身
兒捆得象個江米粽子一般模樣,胸前縱橫交錯的繩子把一對乳峰勾勒得十分清晰,
雙腳也用繩子帶住,走路只能用小碎步一路小跑兒。刑場在一座小土丘下,兩個
武警架著魏秋玲從囚車上下來,走到小土丘下,讓她面朝土丘用力分開兩腿直直
跪下。她的表情十分平靜,一點兒也看不出是要死的人。

然而,當兩個武警從她身邊走開,一個帶著墨鏡的年輕武警瞄準她的后心開
槍的一刹那間,意外情況發生了,魏秋玲說不清爲什麽突然站了起來,子彈一下
子從她的腰部射入。她“嗷”了一聲,身體搖晃著重又向下跪去。旁邊指揮行刑
的武警中尉急忙命令:“張志成,快補火。”意外情況使行刑的張志成有些不知
所措,因此失去了射擊的準頭,第二槍仍然沒有打中心髒,而是從右胸穿過。劇
烈的疼痛令魏秋玲慘叫著蜷縮在地上掙紮起來,使以后的數槍均沒有能夠擊中致
使部位,其中第三槍在她再次企圖站起來時打在左臀,第四和第五槍時她恰好跪
著向前彎下腰去掙紮忍痛,結果兩槍均從短裙下露出的白色尼龍內褲的裆部射入,
這時她才腳朝行刑者撲倒在地上翻滾起來,結果本來用跪姿瞄準的年輕武警只好
走過去對準她的后背部位再射一槍,她的身體跳了一下翻過來,仰躺著反躬起身
子哀求快一點讓她死,沒有辦法,張志成只好用槍頂著她左邊的乳頭打了第七發
子彈,這一槍才真正要了她的命。法醫過來驗屍的時候,這個二十四歲的姑娘本
來漂亮的一張臉因爲劇烈的疼痛已經扭曲得十分可怕,全身衣服都被鮮血完全浸
透了。

接下來是魏秋玲屍體解剖的錄像,它準確反映了她死亡前的痛苦。那個本來
年輕美貌的女星此時直挺挺地躺在冰涼的解剖台上,繩子已經全都解掉了,而全
身的衣服也脫得精光,兩個穿白大褂的男子負責對屍體進行解剖。他們先用酒精
棉擦試她身體表面的血迹,兩雙男人的手在酥軟的乳峰上滑過,在她雪白的屁股
上滑過,在她的褲裆中滑過,看得葉曉蕾心中直發癢。兩個男人把擦干淨的屍體
翻來翻去,以便使攝影機能夠清楚地拍到她身上的彈孔。從背面,可以看到四個
清晰的彈孔,一個在右胸,一個在后背正中,一個在柔細的腰間,另一個則正正
地打在渾圓的屁股上;翻到前面,同樣有四個彈孔,右邊乳房正中一個巨大的彈
孔,正從附近穿過,把粉紅色的小乳頭打爛了半邊,剩下的半個只剩一點點皮連
在身上,左乳上有另兩個彈孔,一個從乳房上方穿出的彈孔象右乳那個一個是個
大窟窿,另一個則正正地打在乳頭上,不僅徹底打爛了奶頭,而且還把彈孔周圍
的皮膚燒黑了一大片,第四個彈孔位於肚臍左下方,碗大的一砣腸子從大大的彈
洞擠出來露在外面。兩個男人又拎著魏秋玲的雙膝把她的大腿分開,並用手扒開
了她的屁股和大小陰唇,葉曉蕾記得那里也曾經中過兩槍,但卻什麽也看不出來,
直到一個男人用手指指點點,她才知道這兩槍是分別射入了魏秋玲的肛門和陰道。

(2)

正式的解剖開始了,主刀的男人用於從魏秋玲的頸窩一刀便割到了她的陰阜
部,這樣反複幾刀,分別割開了她的幾個不同組織層。然后,他們分別沿她的胸
廓下緣和腹腹溝橫切,再用專用的解剖鉗把她的腹壁向兩邊拉開固定,她腹腔內
的一切便完全暴露出來。接下來他們又用骨剪剪斷她的胸骨和肋骨,把胸壁連著
兩只乳房一同向兩邊掀起,徹底把她開了膛。

然后,他們開始檢查槍擊的情況,錄像中可以看出:第一槍從魏秋玲的腰部
穿透腹腔;第二槍從右后胸射入,自右胸穿出打爛了乳頭;第三槍自臀部射入,
子彈卡在髋骨上未能穿透身體;第四、五槍暫時沒有找到;第六槍自左后胸穿左
乳上部,幾乎打中了心髒;第七槍才是最后致命的一彈,自左乳頭的部位射入,
穿過心髒,並打中脊柱上的神經束,子彈沒有穿出。

現在,他們開始尋找第四和第五發子彈。他們首先檢查了她的外陰部,從陰
毛上被燒灼的痕迹可以知道子彈正從陰戶射入,他們開始解剖她的生殖器,先從
陰阜入刀切開軟組織,然后剪開恥骨聯合,接下來將她的整個外陰部從正中一剖
兩半,從剖開的陰道中,發現子彈從陰戶射入,並從陰道穹窿的地方射出,循此
方向,終於在她的枕骨部位找到了第五發子彈。接下來,他們割開她的會陰部,
露出她的直腸。葉曉蕾發現魏秋玲的直腸鼓鼓囊囊,硬硬的,仿佛插著一個男人
的陰莖。那是屎嗎?曉蕾心里想著,十分難爲情。很快迷底就被揭開了。主刀醫
生把魏秋玲的直腸從屁眼兒徹底剖開,原來里面塞著一大堆醫用紗布,一顆子彈
被裹在紗布中,並沒有傷到魏秋玲一絲一毫。原來,這團紗布本來還在肛門外露
著一點兒,子彈正從這里射入,所以並沒有碰到她的屁眼兒,加上子彈本身的自
轉,使它緊緊地被紗布纏住,所以沒有穿出,但也同時將肛門外的紗布硬擠進了
她的身體,這也就是爲什麽從屁股外面看不到紗布的原因。不過,葉曉蕾倒是真
的看到魏秋玲腸子里有屎。

看完了錄像,對死亡早有心理準備的葉曉蕾心里可發了毛,魏秋玲那痛苦掙
紮的樣子一直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更何況自己也有可能被子彈從褲裆射進去。
她的表情也不再那麽鎮靜了。

“張律師,不能一槍就死嗎?”第二天張律師給她送衣服的時候她問道。

“很難,一般情況下男犯會比較容易死,而且也會打他們的頭部,你可能不
知道,高速飛行的子彈打中頭部的時候,會把頭蓋骨整個掀飛,所以死得比較痛
快。但女人命大,而且恐怕你們也不願意自己的臉被子彈打得稀爛,所以不能對
頭部射擊,這樣的話一般至少會需要三、四槍。所以,恐怕你得準備好受點兒苦。”

“有沒有別的什麽不痛苦的辦法行刑?”

“深圳那邊已經研究了一種專門用於處決女犯的設備,聽說一點兒痛苦也沒
有,最近就要投入使用,咱們這邊還沒有聽說過。”

張律師走了,葉曉蕾這回可真的后悔當初怎麽會鬼迷心竊地去搶錢。同一時
刻,其他幾個女死囚也在忍受著與她一樣的精神上的煎熬,她們也收看了行刑的
錄像,對死前那種長時間的痛苦十分害怕,但誰也沒有辦法改變她們的命運。

下午,兩名女看守依次來到七間囚室,給女犯們帶來了好消息。她們被告知,
深圳法院正準備試用一種專門用於對女犯執行死刑的新設備,在這種設備上死去
毫無痛苦,但必須要犯人自願才能使用,並且要求使用這種設備的犯人還必須自
願無償捐獻屍體。走投無路的女犯們馬上就決定成爲第一批試用者,並分別簽屬
了志願書。由於新設備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動物試驗,所以她們正式的執行日期被
延遲到2000年的10月下旬,她們將同杭州、溫州、深圳等地的其他幾名女
犯在深圳刑事研究所的專用試驗室中被處決,這使她們得以苟延殘喘近一年的時
間。不過,她們的戶口卻已經在1999年11月6日正式注銷了,理由是已經
處決,而她們本人也提前被專車押解到深圳刑事研究所的專用拘留所看守起來。
 
  
  
  
  
  
  
  
  
  
   (3)

這個研究所處在遠離城區的一片荒野中,拘留所在研究所的正中一個專門的
小院子里。這里的條件更加優越,不光有各種良好的生活設施,還配備了各種鍵
身器,甚至還有專門爲女犯設置的美容室。犯人也不再關押在單人牢房中,而是
可以自由組合,兩人一室,囚室不上鎖,直接通到小院中。她們的鋼制腳鐐也被
除去,不過女犯們心里清楚,越是表面上看起來自由的地方越沒有自由,所以她
們當中反而沒有人作逃跑的打算。

與葉曉蕾一同送來的還有六個女犯,都比她年輕,她們分屬兩個案件。白天,
七名女犯在院子里曬太陽、健身和閑扯,晚上各回囚室休息。對於一個死刑犯來
說,有一個同伴閑聊可以避免胡思亂想,所以女犯們非常願意有人同住。由於另
外六個女犯原本就是同案犯,所以都各自找到同伴合住,只有曉蕾自己形單影只
一個人住,她只好借助獄方無償提供的VCD
來打發時光。

獄方提供的光盤數量驚人,就算一天24小時不間斷,一年也看不完,但有
一點曉蕾不十分明白,那便是這里所提供的光盤全都是禁止公開銷售的所謂“毛
片兒”,不過看起來經過了篩選,里面並沒有什麽令人惡心的變態內容,而都是
色情情節劇。葉曉蕾早已經不是什麽大姑娘了,而且同時和兩個男人有性關系,
所以很快就習慣了這些內容並且迅速陶醉於其中了。起初,其他幾名女犯由於有
同伴居住,所以並沒有注意到那些光盤,后來,該聊的都聊得差不多了,便也開
始看起“毛片兒”來。她們當中雖然有三個還沒有結婚,但都是歌廳舞廳的“三
陪”小姐,也都不再是處女,所以沒多久也同葉蕾一樣成了這些影片最熱心的觀
衆,而且不久都分別整起了同性戀。

12月17日,杭州法院送來了兩名綁架殺人犯,葉曉蕾尋找同居夥伴的計
劃又沒有成功。

轉眼到了夏天,葉曉蕾終等到了深圳本地的案犯郝銘貞,談話中得知她原本
是一個香港老板所包下的“二奶”,因爲與第三者私通被發現,所以夥同情夫殺
了那港商,並碎了屍。葉郝兩人很快就成了一對同性戀人。

郝銘貞來的第二天,最后兩批六名女犯分別從溫州、武漢和北京來到深圳,
她們當中有三名是麻醉搶犯,但分屬兩個案件,所以單獨作案的王闵便同另一個
殺人碎屍案首犯馬倩成了同伴,而北京來的一名盜竊犯和武漢來的一名毀容殺人
犯同住於一間囚室中。

現在十六名女犯已經全部到齊,並迅速進入了各自的性角色。十月份的第一
個星期一,兩名男子來到拘留所,向女犯們宣布死刑的執行順序和方式。女犯們
被安排兩人一組執行死刑,葉曉蕾和郝銘貞被排在最前面。

其中一個穿白大褂,戴近視眼鏡的三十多歲男人是領導這項行刑技術的研究
員,由他負責講解行刑的過程和原理。

“姑娘們。”女犯們十分願意聽到這一稱呼,因爲自從被捉后,就只有人叫
她們的號碼。

“我來解釋一下我們的行刑設備和原理。

“你們都已經看過槍決的錄像,想來你們都不希望受那種痛苦,那麽怎麽樣
才能毫無痛苦地死亡呢?有兩種辦法,一種是一槍打到腦袋上,那會把你們漂亮
的臉蛋兒打得稀爛(他非常好地使用這個詞,讓愛美勝過愛生命的女人毫不猶豫
地放棄這種死法)。另一種是使用藥物。藥物又有兩種,一種是毒藥,那會讓你
們死前一直想著死亡,死后面目猙獰,還有一種,是我們將要采用的SEX-1號激
素配合SEX-1型行刑機。

“你們當中有人可能知道,有許多女孩子在新婚之夜出現休克,醒來后一切
正常,這是爲什麽呢?這是因爲女性在性高潮的時候,大腦中的一個腺體會分泌
一種類似咖啡因的神經抑制激素,這種物質會抑制大腦皮層的活動,使人有一個
飄飄欲仙的快感,你們在這里的這些天,想來已經多次享受到了這種快感。”

“哎呀,羞死人了。”女犯們知道這些天自己的活動早就在人家的掌握之中,
一個個羞得臉紅脖子粗,卻無話可說。

“一個人只有在進行性活動的時候才會完全忘記死亡,所以行刑的時候讓你
們處於性興奮的狀態,這就是我們所要作的。”

“啊,不會是要強奸吧。”女犯們心中“格登”一下子,又羞又氣又無奈,
又有一點兒渴望,至少幾個有過性經驗的是如此。

“你們不要亂想。這里決不會有一個男人同你們發生性行爲。”

“噢!”女犯們放了心,可又有些失望。

“除非——,你們自己要求這麽作。”葉曉蕾喜歡他后面的補充。

“我們研究了一種新刑藥劑SEX-1,它是由腎上腺素和其他一些從男性的尿
液和精液中提取的高純度激素加上另外一些中草藥中的有效成份制成的。這種藥
物可以使女性進入一種極度的性興奮當中,因而忘掉死亡的恐懼。我們還有一種
SEX-1行刑機,它會代替真人同你們發生性關系,以保證你們確實進入高潮。在
你們達到高潮的時候,在SEX-1藥劑的刺激下,你們腦部的腺體會迅速分泌出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