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文潔

第一章:人質事件

  J市,一個破舊小超市被警車團團圍住,警戒線拉起,附近的居民在幾十米

外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仿佛是在看一出電影,而不是一個真實的劫持人質案件。

  「張詠!你已經被包圍了!劫持人質,負隅頑抗只能徒增你的罪行!馬上繳

械投降我們會給你寬大處理!」

    特警隊長拿著警車的擴音器重複著一種老舊的語句,仿佛那不是喊話,而是

從嘴裡噴出的一張大網,可以把罪犯當場捕獲。

  「少跟老子廢話!老子10年前早上過當了!」超市裡一個身著黑皮衣,頭

髮淩亂,皮膚黝黑身材粗短的男子喊著,「你們誰要是進來,我就跟這小婊子同

歸於盡!」

    男子一邊喊著,一邊更加勒緊了胳膊的肘關節,讓一個顫抖地如同一隻小綿

羊的女子的脖子更加難以呼吸,更不用說擺脫了。而右手的匕首,淺淺得抵住女

子的脖子,似乎準備隨時插進她的喉嚨。

  「廖隊!張詠這小子現在狡猾得很!」一個警員氣喘籲籲地跑回來報告,

「他躲在超市的內間,只露出人質的半個身體,不要說狙擊手的瞄準了,就連肉

眼都看不清他在位置和動作!」

  「後門那邊怎麼樣?」隊長問道。

  「後門很小,第二小隊已經在那了,在等您命令破門進去。」警員答:「只

是門很小,一起沖進去不大可能,而且會留給犯人下手殺人質的機會。」

  「馬上撤走後門的人!!!」不然老子放點血給你們看看!」張詠突然狂喊:

「老子知道,販毒是死罪,今天你們不放我走,我就讓她墊背!」

  話音剛落,突然,罪犯的刀尖插進了人質的脖子!血順便刀尖和傷口,慢慢

得流了下來。

  「啊!!!!!!」人質一聲慘叫。

    「閉嘴!」張詠惡狠狠警告她,「別喊了,不然老子一刀讓你直接斷氣!」

說完隨即往外喊道:「看到了嗎?廖隊長!在她血放完之前,你不放我走,她就

比我先走一步了!」

  「你先冷靜,我可以撤走後門的警員,但是你是跑不掉的,趕緊放了人質!

傷害人質罪加一等,誰也救不了你!」隊長有些著急。

  「你先放了她!我來做你人質!」

    一聲清脆的聲音,幾乎所有人都驚訝的目光都聚集在一個身著裙裝警服,穿

著肉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的長髮女警身上。她叫文潔,是J市最好的女刑警之一,

27歲的她作為刑偵隊伍的一員,破獲了不少案件。

    今天她原本留守局裡,就在上午,局領導通知她:「本市有名的毒販頭目張

詠被我們線人發現在某社區後門,但是在抓捕過程中他劫持人一名女性人質。由

於現場沒有女警,所以請你立刻趕過去。」

    而說到張詠,文潔心裡清楚,他幾乎是本市所有小毒販的上線,緝毒組已經

盯上他很久了,並且同時涉嫌幾起強 奸案,因此也是他們組要抓的嫌犯之一。

    此人心狠手辣,又好色,與下線交易頻繁選擇在KTV,浴場,甚至洗頭房

之類場所,戲稱勞逸結合,做生意的同時風流快活一把。之所以沒有早早地抓捕

他,是因為希望引出他的上線。而今天機會出現了,文潔都來不及換衣服,迅速

趕到了現場。

  「她是無辜的!而且她現在受傷了,行動肯定會慢,這樣你更加跑不了!」

文潔繼續喊話:「我做你人質,效果是一樣的,她要是死了,你就死路一條了!」

文潔繼續喊道。

  「給我一部車!你來開!」張詠喊出了他最後一個條件。

  「小文!這!太危險了!」隊長說。

  「現在沒有其他辦法,相信我,廖隊,我有辦法!」文潔目光堅定。

  女警官走進了小超市大門:「我來了,你放了她!」

  「少廢話!!車呢!?」張詠道。

  「正在調過來,難不成你想開警車嗎?我要過來了,你放她走。」文潔一邊

說著,一邊走上前去。

  「休想趁換人時候殺我!」張詠有所警覺:「到裡邊來!」

    罪犯邊說,邊往內間退。文潔坦然地跟走了進去。

  「廖隊!目標離開可視範圍了!」「目標隱藏,無法射擊!」各個位置的警

員紛紛報告,隊長心急如焚,心裡默默念叨:「現在只能全靠文潔了,如果我們

貿然進去,她和人質都危險。」

  「站住!別再過來了!」張詠突然阻止了上前的女警,「你有沒有帶武器?」

    張詠邊呵斥著,同時又有些驚呆於眼前的這個英姿颯爽的女警,將近1米7

的身高,一頭烏黑的長髮,一雙神采奕奕的大眼睛直接讓他想起來明星高圓圓,

年紀輕輕的她卻有一份類似于少婦的氣質,透出的那一種性感,完全不同于張詠

在風月場所裡嘗試的那些庸脂俗粉。黑色裙子下的一雙長腿,沒有多餘的贅肉,

沒有男性化的強壯,也不是消瘦的細竹竿,在肉色透明絲襪的包裹下,似乎是一

雙精美的藝術品包著最考究的精包裝。

  「沒有!」文潔的一聲回答,讓張詠的目光和思想一下子從那雙美腿回到了

無情的現實當中。

  「放屁!員警沒一句實話!」張詠似乎有點緊張,手開始微微顫動。

  「你想怎麼證明?搜身嗎!」

  「操!你當我傻啊?把衣服給老子脫了!」

  文潔心裡一驚, 雖然鑒於瞭解張詠的為人,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出,但是真

正發生的時候,作為一個女人,還是不免有些本能的恐懼。

  文潔看了看已經昏厥的人質,鮮血已經染紅了半邊衣服,知道這時候不能再

拖延了,作為一個員警,為了保衛老百姓生命安全,哪怕犧牲自己的性命也是應

盡的天職,這點犧牲不算什麼。女警輕輕低下頭,俐落地一顆,又一顆地解開警

服的扣子,一個挺身,將外衣脫下,扔到地上。留下塞入短裙的襯衫。

  「你看,腰帶上有槍嗎?」文潔堅定地說。

  「有手銬!腰帶解掉!裙子脫掉!」看著將近1米7的文潔襯衫下高聳的形

狀以及隱隱約約的黑色文胸,張詠心裡已經有點迷亂了。

  女警猶豫了一下,畢竟除了自己的前男友,她沒有在任何其他男人面前脫衣

服,但是瞬間的使命感讓自己鼓起了勇氣。

    「吧嗒」一聲解開了皮帶,「刷」一聲抽出,「啪啪」兩聲手銬和空的槍套

掉在了地上。緊接「吱」得一聲拉開了裙子拉鍊,隨著腰部的輕微地扭動,只見

短裙從腰部漫遊了到了大腿,越過膝蓋,滑過小腿,最終攤到了地上變成了一團

黑布。

    長長的襯衫下擺掛落下來,瞬間遮住了張詠瞪大眼睛才勉強看到一眼那包裹

在絲襪下的那一抹黑色的內褲。

    這一幕,對於張詠這樣的男人來說,的確刺激無比,平時對著那些穿得如同

貴婦,而做起生意來一下直接脫光的小姐,這種慢慢的感覺,一下讓他無法自拔。

  「襯……襯衫!」張詠連說話都開始顫抖,心砰砰直跳。

    文潔知道現在他已經放鬆了警惕,這時候是好機會,如果放棄就前功盡棄了。

女警毫無猶豫地開始從領子開始,一顆,一顆地解到了胸前……

    張詠六神無主地看著那一點一點露出的蕾絲邊,和深深的乳溝在朝自己一點

一點逼近。

    「放開她,我現在是你的。」

    一個溫柔的聲音伴隨著白襯衫的滑落,已經到了張詠跟前。高聳的雙峰,平

坦的小腹,修長的體型,都展露在了張詠面前,讓他不敢相信站在眼前的是一名

員警。

  「內褲!我以前看過一部美國電影,女警把手槍塞在內褲後面。」張詠已經

氣喘籲籲。

  「呵呵,你想像力怎麼這麼豐富,你來脫!」

    女警莞爾一笑,讓張詠更加魂不守舍。那絲襪包裹著的黑色內褲,黑色的蕾

絲文胸,那深深的乳溝,讓他似乎忘記了自己現在在做什麼。

    突然,罪犯一下把女人質推開,一把把女警攬在懷裡,瘋狂把他骯髒的嘴親

向那一雙勾人的朱唇。

    文潔將頭一擡!避開了那骯髒的一吻,而張詠順勢啃向了她潔白的脖子。那

是一種女人的幽香,不是夜場那種讓人作嘔的劣質香水!

    「老子看你帶槍沒!」張詠一邊嘟噥著,騰出一隻手把抓住了文潔的臀部,

另一隻手仍然緊握著匕首。

    「啊!」女警隔著絲襪和內褲,都感受到了一隻大手使勁得抓住了自己的玉

臀,疼,羞,驚,三種感覺同時襲來,由下而上從喉嚨裡彙聚成一聲嬌喘。

    同時,文潔清楚地感覺到了罪犯那鼓起的襠部,牢牢得貼著自己的小腹,心

想這是一個機會,可以一把捏傷他的要害,讓他動彈不得!

    於是慢慢地將他的玉手沿著罪犯牛仔褲的上緣伸進了他的褲襠,隔著內褲,

文潔感覺到了他那僵硬碩大的陰莖散發著熱量。顧不得第一次摸陌生男人下體的

羞恥,也顧不得對方在自己的玉臀上更加用力的搓揉,徑直將手往下伸,試圖將

那兩顆骯髒的球形捏與股掌之中。

  而張詠被這一摸,突然激發出難以抑制的獸性,突然放開了正在往女警乳溝

處前進的嘴,和正打算從腰部的絲襪口進入內褲的手,一把將文潔推到牆邊!將

女警的背部使勁按下,此時的文潔只能感歎一次機會的失去,雙臂彎曲撐著牆,

等待著下一次機會。

    突然,張詠順勢從後面再次一把抱住女警,雙手直奔文潔的酥胸,用力一把

抓住!叮噹一聲!匕首落到了地上。

    「啊!」伴隨著又一聲嬌喘,文潔感覺到胸部被捏得漲得難受,但是來不及

想那麼多,因為她知道機會來了。

    而張詠此刻隔著胸罩,,都讓手掌感覺到了女警那雙乳如同水氣球一般的柔

軟,四根手指觸到了她絲滑的乳溝邊的皮膚,默默念叨著:「今天幹你這種女員

警一炮!老子死了也值了!」

  就在這時,文潔認準機會來了,瞬間將力量集中在右手肘部,全力往罪犯的

肋部一擊!只聽「哢嚓」一聲悶響被「嗷哦」一聲慘叫蓋過,張詠雙手迅速抽回,

抱住自己的雙肋,連退幾步。

    而文潔不敢怠慢,順勢轉身飛起一腳,將高跟鞋直接踢在張詠那還在膨脹的

命根子上。罪犯直接跪倒在地,連叫喊的力氣都沒有。

    「還想上我麼?我的胸部舒服麼?你這個王八蛋!」

    文潔狠狠地咬著牙,想起剛才那一幕一陣一陣的噁心。不知是為了保險起見

還是為了報復剛才的屈辱,女警最後一掌下去,直劈罪犯的後頸!張詠一聲不吭

直接倒地,昏厥過去。

  文潔見狀立刻三下五除二穿好了襯衫和裙子!按住人質流血的傷口。隨著她

的一聲呼喊,其他警員迅速沖進超市將張詠銬住擡走,同時將人質緊急包紮送上

救護車。

  文潔步出超市大門,所有在場警員和圍觀居民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隊

長過來拍著自己的肩膀連聲稱讚。

    在這一層又一層的英雄歡呼聲中,文潔卻高興不起來,回想剛才那噁心的一

幕一幕,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奇怪滋味。更奇怪的是,自己的內褲底有一陣絲絲

的涼意,似乎是被私處的液體所浸濕了。  

                          第二章:臥底任務

  文潔疲憊地回到了家,腦子裡仍然在浮現白天的一幕一幕。

    擰開熱水龍頭,再次猶如白天一樣,一顆一顆地扭開胸前的紐扣,每解開一

顆,都聯想起今天白天做過的同樣的動作。隨著襯衫的滑落,短裙的褪去,文潔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明白這就是今天白天罪犯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自己,修長

高挑的身材,高聳的胸部隨著身體的每一個動作微微顫動。

    輕輕解開胸罩的後搭,將它輕輕脫下,酥胸擺脫了胸罩的束縛,顫動著略微

往下垂了一點點,粉紅色的乳頭仍和自己少女時期一樣,沒有多餘的乳暈,慶倖

的是,罪犯並沒有機會涉獵自己的美麗兩點。

    坐在馬桶蓋在,翹起玉腿,輕輕地褪下絲襪,猶如電視上的絲襪廣告一般,

柔柔地動作,從圓潤的大腿,褪到纖細的小腿,最後離開玉足,那一種另所有男

人為之瘋狂的美麗的形狀瞬間變成了一團無聊的尼龍。

  站起來,輕輕脫下內褲,文潔低頭看著那還略濕的內褲底以及上面部分乾涸

的白白的痕跡,文潔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轉身對著鏡子裡那冰清玉潔的酮體,

心裡明白,除了自己的前男友,沒有任何男人見過自己美麗的裸體。

    而如今自己在一個骯髒的罪犯的挑逗下濕了下體,一滴眼淚從文潔清澈的眼

睛流下,滴到了自己那高聳的玉乳上。

    原本無比堅強的自己,自從前男友的死去,變得反而脆弱。白天,自己是英

姿颯爽的女刑警,而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脆弱面會侵蝕外表的面具。

  文潔像瘋了一樣沖進淋浴房,拼命擠出一把沐浴乳,狠狠地洗刷著脖子和胸

部,仿佛上面還沾染著罪犯那噁心的口水。

  「老實點!你的上線是誰?多少人?在哪裡?」

  「反正老子也死定了,不說你們能怎麼樣!」

  另一邊,對於張詠的審訊開始了。此時的張詠,胸纏繃帶,那件夾克披在身

上,一副破落的樣子。而腦子裡,全是那女警的臉,那胸部。那蕾絲邊,那絲襪,

那腿……以及糾結著自己被女警設計抓獲的悔恨,和沒有能進一步侵犯女警身體

的懊惱。

  「你們讓那個女警過來!我也許會告訴她!」張詠道。

  「混蛋,你沒有資格跟我們談條件!」

  「那你們就刑訊逼供好了,老子反正都是死,出來混那麼多年,什麼打沒挨

過?」

  拉鋸戰一般的審訊進行了幾天,始終難以有進展。而另一邊,文潔也繼續投

入到正常的調查工作當中。

  叮叮叮咚咚咚!文潔手機響起,把自己從一件件的案情當中拉回到了現實。

  「小文,馬上來我辦公室!」電話那頭是林局長。

  「林局!找我什麼事?」文潔到了局長辦公室。

  「小文啊,把門關好,先坐下。」文潔覺得局長有一種異於過去的神秘。

  「是這樣,關於張詠的案情,現在有突發情況!」局長點起一根煙,繼續說

道,「前天到我市總局開會,得知張詠這人不是一般的毒販。他是H市的周氏集

團的中低層成員,黑社會背景。」

  聽到周氏集團四個字,文潔心中一驚!緊接著泛起一陣傷感。

  「我知道,你的男朋友小魏就是在調查周氏集團內幕的時候犧牲的,我很難

過。但是他並不是唯一在這個案子當中犧牲的警員,H市他們自己也有兩個人犧

牲。周氏集團雖然是黑社會,其實也不難對付,但是問題在於高層領導需要我們

進行深入調查,因為在周氏集團背後,涉及到了幾名H市的高官,這就非同小可

了。所以我們一直長期對這個組織進行秘密調查,也就是臥底。」

  說到這裡,文潔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的前男友拋棄自己,消失了1年多,

原來是為了這個臥底任務,直到他犧牲,自己都沒有見到他。

  「我知道,聽到這裡,你一定對周氏集團狠之入骨,也對我們安排小魏去臥

底也有所埋怨了,但是小文,我們是員警……」

  「林局!有什麼安排您就直說吧!」文潔打斷了局長。

  「好,是這樣,由於我們兩市聯合的臥底行動各有人員損失,我們發現,該

組織對新加入的男性成員會格外的注意,背景調查會非常細緻,這也是他們常年

不倒的原因。而他們集團業務很廣,小到KTV,飯店,模特公司,大到建築公

司,大酒店。而據調查,只有KTV和模特公司的女性人員背景調查不深,且與

高層人員走得很近。」

  「我懂了,讓我去臥底!」文潔答道。

  「我知道,這對於你來說很難,我們是考慮到你家人都在國外,平時親戚朋

友也很少,而且你這幾年的破案工作中表現非常出色,能夠隨機應變……」

  「不用說了林局,我去!」文潔現在滿心想的,就是能否破案搗毀周氏集團,

為自己男朋友報仇。

  「好!」局長有些驚訝于文潔的乾脆,「所以我們的突破口是張詠,目前他

被抓的消息還沒有流出去,我們需要他帶你進入周氏集團。目前他還沒有同意合

作。我希望你去做他工作。」

  文潔一想到要和這個人合作,心裡不由得一陣噁心,但仍然堅定地點了點頭。

  另一邊,審訊室內,張詠還是那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此時的他只是

手裡多了一支煙,跟幾天沒有差別,除了嘴角多的了條傷痕。幾名警員正束手無

策,吱嘎一聲門開了。

    張詠定睛一看,瞪大了那雙老鼠眼,看著走進審訊室的文潔還是穿著那天那

套警服,唯一的差別就是絲襪換成了黑色。張詠似乎一下子來了精神。

  文潔示意其他警員都出去,鎖上門,隨後問道:「張詠,局長都跟你談了吧。」

  「談了,什麼免死罪,什麼減刑,老子不想坐牢,有本事你們直接把我斃了。

另外,今天你穿得那麼騷,裡面是不是還是那套黑色蕾絲啊?」

  「閉嘴!這是什麼地方,輪不到你撒野!局長的意思,你這次如果協助我們

破案,給你個長期緩刑,不必進監獄。周氏集團的不法收入,也可以分你一份。」

  「操,憑什麼相信你們?」

  「你沒有選擇,要麼馬上上法庭,過幾天就槍斃,你自己看。要麼帶我打入

周氏集團,做我的內應!」

  「啊?臥底是你?」張詠聽到這個,老鼠眼裡突然透出一道邪惡的光,讓文

潔突然感到有些不安,「好!和你們合作,不過老子那天沒有幹到你,你讓我幹

一下我就和你們合作。」

  文潔聽到這個刷一下站起身!緊握雙拳,恨得牙癢癢。

  「怎麼樣?我知道你那天被我摸爽了,你也知道我的尺寸了,很想讓我幹一

下吧,來一炮,我就全聽你們的!」張詠直勾勾得看著文潔的半透明黑色絲襪,

口水都快流下了。

  文潔沒有說話,推開了前面的小門。張詠眼看著一雙墨綠色的高跟鞋噠,噠,

噠得朝自己走過來,心砰砰亂跳。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了,就剩下那雙高跟鞋的

聲音。

  文潔優雅地走到坐在椅子上的張詠面前,緊挨著他的雙腿,啪啪,將自己的

雙腿左右分立,繃緊了本身就很窄的裙子。

    此時的張詠早就支起了帳篷,再加上被關的這幾天,時常出入風月場所吃喝

嫖賭的他,很少這麼久不近女色。看著如此修長美麗的黑絲美腿在自己的臉跟前,

立刻就忍不住伸出了他那雙髒手,放在了文潔的雙腿外側。

    「哇,好軟的絲襪!」摸慣了妓女那種廉價絲襪的張詠,感覺幸福來得好突

然。雙手沿著腿外側,慢慢往上捋,裙子下擺隨著他的手背一點一點往上縮。

    文潔沒有啃聲,看著張詠那稀疏的幾乎禿瓢的頭頂。裙裙慢慢被推上了上去,

露出了深黑色的襪根。

    「老子馬上要就看到你今天穿什麼內褲了!」張詠嘟囔著。

    突然,文潔一把抓向張詠的褲襠,使勁一捏用力一扯!由於前幾天那一腳老

傷還在,張詠瞬間覺得劇痛從下體蔓延整個腹部!

  「啊!!!姑奶奶,放手放手!」

  張詠的鹹豬手立刻離開了文潔的雙腿。拼命搖頭求饒。

  「還想不想幹我!」

  「不不不不不!」

  「還敢不敢提上次的事?!」

  「啊不不不不不,啊啊啊啊!」張詠殺豬般的叫聲充斥著整個審訊室。